Ferika

一个精神病人的文字记录员

有些事情非要问个有什么用就很没意思了。

这个世界的包容度为什么如此之低? ​​​


其实我觉得他还是更像一个商人,他的文字,或许在他眼中只是他谋利的手段罢了,不过这样又有什么不好。

以前的爱总是小心翼翼的。


心酸的话有很多,少看为妙。